今年我們家實習生執行了一個訪談計畫,要去研究 UX 的自學者在學習過程中遇到的困難。

在聆聽幾場訪談後,我更明確感受到許多朋友對於 UX 領域有這麼多方法論,不知道該如何下手學習的焦慮。

其中一個核心關鍵,也包括囫圇吞棗了這麼多理論方法之後,不知道該如何用一個作品來表達出來。

我認為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似乎遺忘了學習 UX 的核心目的。

如果從用途理論來看, …

--

--

我曾經遇過一種客戶,他一心求快,但需要與想要的東西總是說不清楚,於是他會說:「你不是經驗很豐富嗎?為什麼還需要研究?先做了再說啊?」

我發現,在經驗豐富的這件事情上面,我們的認知似乎有所出入。

「經驗豐富」這個描述,對這類客戶可能代表著:「你看過別人怎麼做,照樣做給我就對了」。

所以這種類型的客戶,希望的是你具備他們行業的領域知識,比他還懂他需要什麼樣的 …

--

--

自從我們發表了 UX 學習困境的研究之後,上課時更常遇到聽過講座的同學來詢問如何完成作品集專案的問題。

我可能沒辦法回答怎麼樣的作品集才能找到工作,但對於怎麼樣的 side project 是有價值的這一回事,倒是有豐富的經驗。

以網路軟體產業來說,本質上所有的專案都有這幾個特性:

1. 找到有價值的資訊,放到網路上
2. 將這些內容透過適當的方式傳 …

--

--

在設計師的圈子之中流行著一種文明病,可能你或多或少聽過,甚至已經罹患而不自知。

染上此症狀的人會經常陷入一種自我反省的內在恐慌中,並且深怕別人發現。

如果你幾乎每天在腦海中都迴響著以下聲音:
「我這樣執行是不是正確的?」
「別人看起來都很順利,為什麼只有我好像很糟糕?」
「如果他們發現其實我沒有很懂怎麼辦?」
「是不是因為我缺少了某種資歷證明,所以我 …

--

--

隨著 UX 教學過程認識的人越多,我越常與上課的同學聊職涯這回事。

但我自己的職涯一路走來說不上安穩順暢,甚至說是遍體鱗傷還比較貼切,因此通常我只與同學討論如何分析他們眼前的選項,而不太以我自己為例作為參考對象,總不好意思在人家萌生探索的好奇心時,就講一些鬼故事嚇人。

或許,我也懷疑自己的歷程是否倖存者偏差。

前一陣子我對於討論職涯這件事情產生迷惘, …

--

--

分享一個企業內應用的客戶案例,特別是在系統改版的過程,你是否產生過疑問,身為 UX 的我們可以做哪些有價值的事情來幫助團隊?

不是所有的設計都要改變系統的產出結果,特別是在改版企業內應用的時候,人們最害怕的正是未知的改變。

我們受到邀請,協助一個客戶在他們積年已久的企業內部系統改版過程,擔任 UX 顧問,試試看能夠如何協助他們的資訊部門與設計師們。

企業內應用的改版,除了必要的專案目標與限制外,對 UX 而言,始於了解每一個使用情境背後的流程,以及尋找模式 …

--

--

我們前陣子進行的調查問卷,收到了近百位 UX 學習者的回饋,非常感謝大家撥空提供寶貴的意見。

今天繼續來討論在這一波調查之中,經常被提及的 UX 學習痛點,這個話題在分析的時候,我們也發生許多熱烈討論。

UX 學習痛點「無法學以致用」

常見的痛點描述是這樣:

  • 參加線上課,也買了很多書回家,但是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切入
  • 覺得不容易評估UX設計/學習成效
  • 不知道要學到甚麼程度才是有鑑別度的
  • 很難確 …

--

--

我曾經私底下快速訪談了二三十位在業界已經有 UX 工作經驗的朋友,跟他們聊一個 UX 自學者常常覺得重要,但又面臨許多困難的話題。

那就是,為什麼 side project 很容易失敗?因素有哪些?

在我們調查 UX 學習者遭遇的相關困境中會發現,能夠有脈絡的學習,甚至是至少有機會跑一次完整的專案等等,是許多朋友很渴望的事情。

畢竟整天看著豬肉,但從沒看 …

--

--

最近我們家的實習生開始在進行 UX 學習者問卷調查,我自己也很期待實習生們最後會如何收斂整理出結果,所以就忍不住偷看了一些大家的回答。

今天想要先回應一部分問卷的回覆中,經常被提到的 UX 學習痛點,例如:

  • 學了許多UX方法但不確定使用時機
  • 覺得不容易評估UX設計/學習成效
  • 太多方法,不知道哪一個適合
  • 覺得學習到的東西很碎片化,有時也不知道自己學習的 …

--

--

獸群之心 / Soking

獸群之心 / Soking

千綺創意設計 Co-Founder / 產品設計總監,目前經營軟體領域的體驗設計顧問公司,也從事 UX 教學,喜歡以工作坊形式,引導你體驗 UX 領域的專業知識。 工作聯絡:service@soking.cc